2022 年 Daily Journal 年会芒格问答笔记

问题 4:公司使用了保证金借款买入海外证券。

芒格:无论是在每日期刊,还是在伯克希尔,我们始终只披露监管部门要求我们披露的信息。我们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在买什么、卖什么。监管部门要求我们披露的,我们就披露,否则我们不透露我们的证券买卖活动。这是我们一贯的做法。

问题 7:法庭软件业务的前景。

芒格:如今的法院还处于石器时代。律师经常要开车前往法院,为了一个小小的判决浪费很长时间。其实,法院的很多小案子,通过 Zoom 就能办完。另外,法院的大量文件也早该实现电子化了。法院自动化,这个市场很广阔,我们是这个市场的先行者。市场潜力很大,这是好的一面。还有不好的一面。我们做的这个软件业务,需要参与政府招标,需要与政府部门打交道,我们经常要和官僚主义纠缠,这个生意做起来很慢、很苦。市场潜力很大,但这个生意本身是快不起来的。

问题 9:最近,每日期刊公司大举买入阿里巴巴等外国股票,甚至动用了 4000 万美元的保证金

芒格:持有货币,货币在贬值,购买力不断下降。权衡取舍,我们选择避免货币贬值的风险,承受有价证券下跌的风险。保证金借款没多少,我们根本不当回事。

问题 10:我们拥有的阿里巴巴股份是什么性质的?是本地股份,还是可变利益实体?我们拥有的股份是否受法律保护?

芒格:在股票市场中买入的阿里巴巴股份,确实有些金融衍生品的色彩。但是,我相信,现代化的文明国家之间,能遵守起码的契约精神,所以,我不觉得阿里巴巴的股权结构是一项特别大的风险。阿里巴巴的护城河没有苹果和 Alphabet 那么深。阿里巴巴虽然是一家规模很大的互联网零售商,但是互联网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问题 16:加密货币的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 2 万亿美元。您现在是否承认您错过了加密货币?

芒格:有些人觉得加密货币很现代、很先进,他们对加密货币顶礼膜拜。但是,他们崇拜的不过是一种在敲诈、绑架、逃税等方面很有用处的东西。

问题 18:疯狂的股市。

芒格:美国有那么多住宅、购物中心、汽车,这些东西的市场,不像股市的流动性那么大,我们不是照样生活得很好吗?我年轻的时候,股市每天的交易量不到 100 万股。现在的股市,一天的交易量高达几十亿股。股市的流动性如此之高,只能给国家带来祸端和风险。股市里的人尚不自知,他们如同在聚会上喝得酩酊大醉。他们喝得正在兴头上,哪能想到什么后果。1920 年代的疯狂行为导致了大萧条,大萧条又导致希特勒上台。

问题 21:在未来的几十年中,是否可能像 1950 年到 1980 年之间那样,出现利率大幅上升的情况?

芒格:如今各国纷纷开动印钞机,无论是日本、美国,还是欧洲,开闸放水的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日本不但回购了大量国债,还通过央行回购了大量股票。日本的印钞规模非常夸张,但是日本却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日本仍然是一个高度发达的现代化文明国家。甚至可以说,在大量发行货币之后,日本的文明程度有增无减。

日本经济长期停滞,主要是因为中国和韩国崛起,取代了日本原来的出口大国地位。日本经历了长期的经济停滞,它仍然泰然自若,非常令人敬佩。日本可能比美国的承受力更强,日本的民众更能忍耐经济停滞带来的痛苦。日本这个民族有着高度的责任感和强大的文化凝聚力。日本的人口构成中老年人较多,年轻人较少。日本人有一种咬紧牙关、迎难而上的精神。我们美国则不同,社会中的矛盾冲突太尖锐了。

问题 22:请问您如何看待当前的通货膨胀环境?当前的情况与 1970 年代的情况有何异同?

芒格:1970 年代末,保罗·沃克出任美联储主席。为了遏制通货膨胀,他将最优惠利率提升到 20%,国债利率上升到了 15%。随后,美国经济遭遇了严重的衰退。那次为了遏制通货膨胀,美国经济衰退了很长时间,人们承受了大量痛苦。当年的情况比较特殊,沃克的铁腕手段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美国现在的政坛人士没那么大的魄力,即使现在有像沃克一样的人掌管美联储,政府也不可能允许他使用那么强硬的手段,引发那么严重的经济衰退。

将来的后果说不定比经济衰退更严重,比经济衰退更难解决 … 那些滥发货币的拉美国家下场如何?它们迎来了独裁者。拉美国家民主制度的终结,与柏拉图所说,早期城邦民主制度的衰落如出一辙。每人手里都有一张选票,这是非常平等。但是,在某些政客的蛊惑和煽动之下,普通民众分不清黑白,民主制度很容易就荡然无存了。

问题 23:通货膨胀将会有多严重?除了持有优质股票,个人投资者该怎么做才能有效抵御通货膨胀造成的不良影响?

芒格:有时候,没什么好的选择,眼前的选择一个比一个差。芒格家族持有伯克希尔股票、开市客股票、还通过李录的基金持有中国的股票,另外,还有点每日期刊公司的股票和一些公寓。要我说,能找到 4 个绝佳的投资机会,你就得谢天谢地了。金融学教授告诉学生,投资要分散。很多基金经理觉得高度分散才能显示出他们的专业。追求高出平均水平的投资收益。4 个好机会已经足够了,非要找到 20 个,那是痴心妄想。大多数人的能力有限,没那个脑子,找不到 20 个好机会。

问题 26:您认为我们有必要针对大型科技公司采取更严厉的反垄断措施吗?

芒格:大型科技公司的强大程度关系到我们国家的竞争力。我不支持削弱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我觉得美国拥有强大的公司,这是好事。哪个国家不为自己拥有强大的公司而感到骄傲?我觉得大没有什么不好。我不希望外国公司在互联网领域占据垄断地位。我希望美国拥有强大的公司,这样我们才有国际竞争力。所以说,我不认为我们需要在互联网领域大张旗鼓地进行反垄断。

问题 30:…

芒格:预测在短期之内,罗素 2000 指数和标普指数哪个表现更好,这样的事,我是不会做的。潮水有起有落,我不妄想预测潮水的起落,我只想着自己怎么能游得好一些

芒格:我觉得痛苦是正常的。如果你做长期投资,无论是投资股票,还是投资房地产,我可以告诉你,一定既有哀鸿遍野的时候,也有蓬勃兴旺的时候。你要做的就是,无论是遇到了好时候,还是遇到了坏时候,都要安然无恙地活下去。有白天,也有黑夜。你有什么受不了的吗?没有。有时是黑夜,有时是白天。有时是繁荣,有时是衰退。我始终相信,应该尽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坚持到底

问题 31:微软、苹果和 Alphabet 等公司,它们是否拥有长期的竞争优势?

芒格:虽然很难预测,但我觉得 50 年后,微软、苹果、Alphabet,应该仍然是非常强大的公司。我年轻的时候,如果你问我,那时候的百货商店将来会怎样,那时候的报业集团会怎样,我绝对想不到它们会走向破产。通用汽车把股东的钱亏光了,柯达把股东的钱亏光了。当年它们如日中天的时候,谁能想到啊?每次发生科技变革,总会有一大批公司遭到淘汰。未来会怎样,没法预测。

问题 32:在过去一年里,很多美国人辞去了工作,请问您如何看待这一趋势?

芒格:资本主义制度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在资本主义制度之下,一个身体健全的年轻人,不出去工作,会尝到很多苦头。正是因为社会让拒绝工作的人吃到苦头,整个经济体系才能正常运转。我们的经济体系之所以有效,我们之所以能享受到现代化的繁荣,是因为我们的制度不允许年轻人好逸恶劳,我们的制度会让不愿工作的年轻人吃到苦头。不让年轻人吃这份苦,让他们在家中舒舒服服地待着,不用上班就能领到钱,这会对我们的经济体系造成巨大的破坏。

问题 34:证券交易委员会怎么做才能让金融系统风清气正?

芒格:美国大大小小的报纸,活下来的没几家。《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汤森路透的电子版报纸,它们不会消失。但大多数报业公司早已经销声匿迹了。在报纸行业走向末路的大环境中,《每日期刊》这份小报也难逃厄运,但我们持有大量流动资产和有价证券,我们还开拓了潜力巨大的软件生意。在 500 家报业公司中,能活下来的,也就两三家而已。

我们非常怀念逝去的报纸。在过去,各地的报纸,各自形成垄断地位,它们具有强大的护城河,具有长期稳定的赚钱能力。现在,95% 的报纸已经不复存在了。报纸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呢?是一群博眼球的疯子。人们爱听疯话,各路疯子吸引到和他们一样疯狂的人。疯子凑到一起,变得更加疯狂。传统媒体的衰落是不是谁的错,而是资本主义创造性破坏的结果

美国现在的政治弊端深重,仇恨和对立情绪太激烈了,太不对劲了。一个充满愤怒情绪的人,无法好好地生活,一个充满愤怒情绪的立法机构,无法正常运作。在如今的政治环境中,完全不存在信任。

问题 36:在您设计的宿舍楼中,为什么有一部分房间没有窗户?

芒格:正常人当然选择有窗户的房间,不愿意住没窗户的房间。以豪华邮轮为例。在豪华邮轮上,很多客房没有窗户。很多客房在内舱,有的客房在邮轮中部,只有门朝着走廊,没有窗户。由于邮轮的结构限制,有窗户的房间很少。毕竟,邮轮的设计不能违反流体力学的规律。要保证一艘大型邮轮正常运转,大量客房必然要设计成没有窗户的。舍弃了部分房间的窗户,我们的宿舍楼能容纳更多学生。

问题 37:您最近表示,股票存在泡沫和估值过高的现象。请问开市客的股价是否存在泡沫,是否估值过高?

芒格:我始终认为,再好的公司,价格也不能没个边。哪怕是像开市客这么优秀的公司,价格高到一定程度,也不能买了。这么说吧,如果我负责管理一只主权基金或者退休基金,我的眼光可以放在 30 年、40 年、50 年之后,按开市客现在的价格,我可以买入。

.w60

我不是说,我本人会在现在这个价格买入开市客。毕竟,我习惯以便宜的价格买入了,这么贵的价格,我下不去手。开市客现在的价格很高,但是我从来没动过卖出一股开市客的念头。我相信,在长远的将来,开市客将越做越大,越做越强。开市客配得上成功。它拥有优秀的文化和良好的道德观。

问题 38:关于 3G 资本和零基成本管理,请问您有什么最新看法?

芒格:亨氏公司的一张董事会会议桌是花 60 万美元买来的。开市客公司的董事会会议桌才 300 美元。两家公司的差别多大,两家公司的价值观差别多大。因为有臃肿的公司,才有 3G 资本的用武之地。3G 资本把这些公司收购下来,就是要治一治它们的官僚病。然而他们精简有可能精简得过头。

问题 39:请问被动投资对股票的估值有何影响?

芒格:影响很大。指数基金的势力越来越大,那些掌控着指数基金投票权的人,贝莱德集团 (BlackRock) 的拉里·芬克 (Larry Fink) 以及先锋集团的掌舵者,他们的权势堪比教皇。随着指数投资的兴起,大量投票权集中到了指数基金手里,这将产生很大的影响。具体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不知道,但估计不是什么好影响。如今,投票权集中到了拉里·芬克等指数基金掌控者的手中,但我不想让他们说了算。

问题 41:美国背负着 30 万亿美元的巨额负债,如今的利息支出占美国总支出的 6%

芒格:当年的魏玛德国疯狂印制钞票,后来怎么样了?整个国家垮掉了,希特勒趁机攫取了政权。超发货币的风险很大,后果可能很严重。

问题 42:我打算现在空仓,全部持有现金,在未来 12 个月里,等到出现了好机会,我再进场。

芒格:持币观望,盼着有好机会的时候再投资,这样的事,在我整个的投资生涯中,我从来没做过。我从来都是在自己能找到的机会中,选择最好的去投资。我过去如此,现在也不会改变。现在每日期刊没什么现金,都投出去了。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不是因为伯克希尔预测市场会跌,想等到下跌以后再出手。伯克希尔持有大量现金,只是因为没找到值得买的好机会。

问题 43:2020 年年初,股市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伯克希尔为什么没有趁此机会买入更多公司?

芒格:我们没有进行新的收购,是因为我们找不到价格合适的机会。别人把价格抬得太高了。很多资金做收购,并不是为了长期持有,而是为了赚管理费。私募股权基金热衷于收购,它们追求资产规模,管理的资产规模越大,它们收的费用越多。

花的是别人的钱,出手当然大方了。就拿每日期刊公司来说,次贷危机爆发后,出现了止赎潮,我们通过止赎权公告业务赚了 3000 万美元,正是因为当时我们手里有这 3000 万美元,我们才抓住了绝佳的投资机会。手里有现金,才进退从容。另外,因为每日期刊公司财力雄厚,我们开展软件业务,更容易获得政府部门的信任。

我知道,有些股东觉得未来很复杂、很困难,你们对未来有很多担心。我想送你们一句话。这句话是哈佛法学院的一位老教授对我说的,他说:「查理,有什么问题,告诉我,我让你更困惑。」我觉得这位老教授是在启发我、激励我。我现在也用同样的话启发和激励你们。你们有担心、有疑虑是对的,这证明你们在思考。你们在思考,这是对的。你们思考的问题也是对的,例如,通货膨胀问题、国家的前途和命运。

问题 44:…

芒格:如果你觉得现在的投资很难做,甚至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好,那就对了。难是人生的常态。你觉得难的话,说明你的脑子是清醒的。我生活的这过去 98 年,是分散投资股票的黄金年代。只要持有分散的投资组合,指数变化的时候,跟着调整一下,例如,加入苹果和 Alphabet 等公司的股票,就能实现很高的投资收益率。

在过去几十年里,投资指数能实现 10%-11% 左右的收益率,即使扣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也能实现 8%-9% 的收益率,在世界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代人取得过这么高的投资收益率。现在从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他们未必能像我们这代人一样,拥有那么好的投资机会。

问题 45:关于当前的经济和股市,您最担心的是什么?您感到最乐观的是什么?

芒格:现代文明中的伟大成就基本上是在过去两百年里实现的。从 1922 年到 2022 年,在这过去 100 年里,我们实现了现代文明中的绝大部分成就。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我们也实现了现代文明中的许多成就。在过去两百年之前的几千年里,人类社会基本上是一成不变的。古代人的生活环境非常恶劣,寿命很短,生活很单调。古代没有印刷机、没有空调、没有现代的医药。文明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能满足人类的基本需求。

在 1922 年之前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蒸汽机、蒸汽船、铁路,改进了农业技术,改进了排水管道。在 1922 年之后的 100 年里,人们发明了覆盖范围广泛的电网、现代医药、汽车、飞机、电影、空调。人类的福祉实现了巨大的进步。我们的先辈生活很苦,想要三个孩子,必须生六个,因为有三个孩子会在襁褓中夭折。眼看着自己一半的子女死去,那是多大的痛苦啊。在过去 200 年里,特别是在过去 100 年里,人类文明实现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进步。

在美国,穷人现在主要的问题是肥胖。过去,人们的问题是吃不饱。现在,人们的问题是太胖了。但是与过去生活很苦的时候相比,人们反而更不幸福了。像我这么大岁数的人,我们经历过大萧条,那时候的生活特别苦。我小时候,天黑了,还可以在奥马哈的街头无忧无虑地闲逛。现在我们的日子好过了,但让我想不到的是,天一黑下来,我在洛杉矶的街头散步,会担心治安问题。

我很早就找到了克制嫉妒的方法。我谁都不嫉妒。别人爱有什么有什么,我根本不在乎。我建议年轻人避免高消费,那不是你们该去的地方。远离高消费,远离炫富。欲望的满足无法带来幸福。

问题 46:请问您和沃伦经历过的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您和沃伦经历过的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芒格:我们没什么秘诀。我们把每一天的工作做好,尽量保持脑子清醒,勇敢面对种种困难。只要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做到了,你就能成功。上天眷顾,沃伦和我的运气非常好。

问题 47:请问您的幸福从何而来?

芒格:别人问我怎么才能幸福?我总是回答说,降低你的预期。在生活中,一个人总是有很多不切实际的预期,他就好像笼子中的鸟,明明飞不出去,却一个劲地扑腾,不断用翅膀拍打笼子,最后只能撞得头破血流。何苦呢?你的预期要符合现实。生活中有苦有甜,一切要坦然接受。

问题 48:请问在您丰富多彩的投资生涯中,哪笔投资是您最得意的?

芒格:是投资《世界百科全书》(World Book Encyclopedia)。在伯克希尔做过的投资中,这笔投资很少有人提及。我是看《世界百科全书》长大的。我小时候,推销员挨家挨户上门推销这套百科全书。在编写《世界百科全书》之前,编辑人员将英语单词按照难度划分了等级,他们只在词条解释中使用简单的单词,而且他们在撰写内容方面非常用心。即使是普通的小孩子,也能不费力地读懂《世界百科全书》。在很多年里,通过投资这套百科全书,伯克希尔每年能获得 5000 万美元的税前利润。能投资《世界百科全书》,我感到很自豪,毕竟,我是读这套书长大的,而且这笔投资很成功,每年能赚 5000 万美元。

没想到,突然杀出来个比尔·盖茨,他在微软的电脑软件中免费赠送电子版百科全书。我们的 5000 万美元就这么没了。有些东西,失去以后,是无法取代的,会非常令人怀念。现在的小孩子喜欢看电视,我觉得《世界百科全书》对他们更有益。我小时候读《世界百科全书》,学到了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东西。最后,我并没因为《世界百科全书》没落了而陷入悲伤。我已经学会适应了。我只是怀念《世界百科全书》,仅此而已。

问题 49:您最敬重的五个人是谁?

芒格:在和我同一时代的人里,新加坡的李光耀可以说是最伟大的领导人之一 … 我们这么富裕的国家,应该建立一套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你们知道社会保障体系这个概念是谁提出来的吗?是德国的奥托·俾斯麦 (Otto Bismarck)。俾斯麦人称铁血首相,他的权力比德国皇帝还大。社会保障体系是俾斯麦想出来的。没人记得奥托·俾斯麦的这项功绩,但他确实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做出了重大贡献。

注:笔记来自雪球用户 RanRan 的翻译

2022 年 3 月 1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