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下的上海

西方在不少问题上确实拉胯,因为无能。无能的本质其实是分裂,导致一些好的政策无法执行好,这当然很差,但是不影响你自救。比方说疫情严重,没有疫苗和药物,你可以选择保护好自己,好好呆家里,非必要不出门,但是不用担心买不到食物,饿肚子。因为哪怕再严重,超市是必要服务,是营业的,食品供应没事,排队进去而已;配药也是,如果感染了,年轻没基础疾病,哪怕是早期毒株,在家里隔离,生病两周也就好了。也就是说无能导致的无法抵御住天灾这样情况其实是可预期的。

比无能更吓人的是无预期的作恶,也就是说他可以为了一个目标,丝毫不顾其他而去执行,造成无数人毫无防备且无法抵御的灾难。这种你无法防备且无力抵抗,而且你自救还担心他会切断你的自救途径。

有人搞地域论,说这是某地不行,我以前也以为如此,觉得上海还是不一样的。其实只是表象,实质是一样的,一旦绝对的力量压过来,其实是无法抵抗的。我以前认为两套系统都是双刃剑,各有利弊,应该说我的看法还是浅薄了,其实程度上和预期性上差了很多。

-

有认知力的人明白什么是无能,什么是不受控制的作恶,后者的可怕之处在于不可预测。今天是上海,居然是上海。这次是上海,下次是谁?纽约的情况是无能,上海不是。

对我而言,现在发生在一些个体身上的事如果发生在我身上,是断然不可接受的。为了避免这些是发生在我身上,可能重新打算是不可避免的。很多不幸是随机的,但是一些不幸则不是… 纽约确实不是理想之地,大概率会去加州尔湾。仇恨攻击是随机发生的,系统性的作恶不是。后者对个体而言是无力防范甚至抵御的。

从 2016 年我正式回上海生活开始,我感觉到这座城市每年都在变得更好;而纽约自从川普上来后,则出现了很多负面的变化。新冠疫情造成数万纽约人死亡,这其中包括我熟识的人。所以一直以来我的观点就是要努力抗疫,绝不能躺平,精准抗疫,清零,这也是我过去两年对上海最大的认可之一。不扰民,很人性得成功抗疫,达到我心目中完美的标准。另外一方面我在纽约 18 年加起来听闻的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还不如这几年的 1/10,所以我也一直在问,怎么会这样,这还是我熟悉的那个纽约吗?

而上海则是岁月静好、一切都是那么的蒸蒸日上。对我而言上海不仅仅是故乡,也是我的认为很安全舒适的家了。很遗憾,这一切的美好在仅仅几个礼拜内就被颠覆了。虽然因为底线思维的存在,我自己的生活受到的影响很有限,但是看到种种的悲剧、乱象,我是非常的痛心的。这不是什么天灾,这是不折不扣的人祸。

-

上海和武汉最大的不同在于毒株毒性,2020 年初新冠感染后 100% 有症状,而且由于没有疫苗,致死率比较高,患者都想得到医治,所以存在医疗资源挤兑。

现在上海疫苗接种率超高,完成全程接种的人数为 2,242 万人,而且奥密克戎变种毒性很低,二者叠加导致每日新增当中 95% 为无症状患者(重症率是万分之几的水平),把这些无症状患者拉去条件简陋且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方舱医院是否合理值得商榷。

第二大不同点在于基本繁殖数量(R0)。2020 年对新冠病毒传播的建模分析得出 R0 在 2.24-3.58 之间,而奥密克戎变种 R0 = 7,后来的 BA.1 R0 = 8.2,现在上海蔓延的 BA.2 R0 = 12(Pharma Times 数据)。在这种极高传染性、且极低重症率,叠加极高疫苗接种率的情况下,依然执行动态清零的政策是否正确也值得商榷。

第三大不同点在于外界认知和实际情形的差异,就是当时全国上下对武汉的「惨状」认识充分,知道这是天灾,需要共克时艰。当前上海的情况是十几万无症状的被强制拉走进方舱,医务工作者一轮一轮又一轮地做核酸,全市重症患者比例约为 0.01%,但是所有医院拒绝接收正常病人,封闭在家的市民只能「违反政府规定」在正规保供渠道之外高价团购食品,指望正常渠道的早就饿死了。

-

据上海市地方志,1918 至 1920 年间,1918 年流感在当时二百多万人口的上海造成了 1,061 人死亡。

自 2020 年初至 2022 年 4 月 12 日,新冠病毒在两千多万人口的上海已造成 7 人死亡。

-

一家大型粮油公司高管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最近一周,该公司收到上海的粮油订单将近 500 吨,即便开出每车最高 3 万元运费的高价,仍然没有司机愿意跑上海,物资无法发运。

以一车 30 吨的食用油为例,从山东运输到上海,平常的运费在 7,000 元左右,现在已经涨到 25,000 元到 30,000 元,还是没有司机接单。面对「天价」运费,卡车司机为何不为所动呢?

卡车司机的顾虑在于,将货物送到上海后,由于上海是疫区,卡车司机行程码带星,回程在一些地方将无法下高速;即便下高速,也会在当地被要求集中隔离,一般会隔离半个月,这半个月将没有任何收入。

-

早期毒株和肆虐印度的德尔塔的 R0 是完全可以被防疫性精准清零的,只要你守住边界,成本极低,不存在什么次生灾害。明明有更科学的策略,为什么要让病毒肆虐呢?但是到了今天的 BA.2 就得明白,这个 R0 3-4 倍于早期毒株和德尔塔,必然要以极高的代价去清,这个代价大到次生对全社会的伤害高于毒株本身。

在方舱哪怕你阴了,但是鼻子里还是会有,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阳性泡泡,于是核酸测试就会过不了,于是抖音上会有精神抖擞的「病患」教大家如何通过清洗鼻孔获得阴性,其中包括直接用鼻子吸入盐水或自来水。

抗原转阴后疾控不安排核酸复测,该楼栋就一直有阳性病例,无法解封。

上海这次充分测试 2,500 万人,现在几十万的阳性,重症仅仅 9 例,共同点就是没打疫苗。

上海现在二十几万阳性,只有 9 例重症,都没有接种疫苗或有严重基础疾病。

每一天成百上千的人都在核酸过程中交叉感染。

南汇集装箱方舱今天漏水了。(4 月 13 日)

吉林修的方舱。集装箱板房,外面还下着雪。

才知道原来泉州也封的,九个就开始封,封了差不多一个月。

-

郎咸平:我妈妈 98 岁,老年人身体器官都不会太健康。这次我妈妈的肾脏有一点点衰竭,按照过去的诊断,只要打一针就好了。只是因为上海严格规定必须要做核酸后才能就医,我妈妈在三甲医院当场做的核酸竟然 4 个小时都没出结果。我妈妈在医院急诊室门口等待了四个小时后,永远离我而去了。我想去见妈妈最后一面,但由于小区封闭,花了相当多的时间和有关部门沟通才允许我去医院,站在马路上,叫不到滴滴,因为封控了,所以我也没有见到我妈妈最后一面。(4 月 11 日)

-

听到一段录音,警察上门要把一家人带走送去方舱医院隔离,无凭无据一张嘴。口诉理由是疾控中心说你是阳性就是阳性,但是人家每天都做检测且拿到的结果都是阴性的,有报告有证据;去医院查,医院给的结果也是阴性。居民要求出示证据被拒,要求现场复检被拒,最终被强制执行。

出现这种情况就是一切以防疫为纲,而不顾基本民生,这就是系统的问题。一旦出现错误指令,一切为实现这个指令目标,那就会朝着灾难一路狂奔。

之前七天小区一直全阴,刚刚接到通知楼里出现确诊,这位倒霉朋友过去十几天里一直没出过门,唯一出门的机会就是下楼做核酸。

在微博看到一个因为疫情防控导致心脏病人无法得到及时救治而去世的案例。上海现在每天新增几万阳性,其中 95% 无症状(比如今天新增无症状 22,611 人,确诊 1,017 人)。2022 年以来因新冠疫情导致的死亡人数为 0,然而在我并没有刻意搜索的前提下,仅是随机看到因为疫情防控而导致的非正常死亡就已超过 10 人,有的是因为医院拒绝急救,有的因为生活走投无路,有的因为无法忍受网暴。(4 月 9 日)

-

一般绿叶菜要保持两周概率很难,青菜苗、上海青这种密封好大概保持一周,摘掉点黄叶大概八九天,所以一开始肯定要消耗绿叶菜。后面是花菜和西兰花,这两种保鲜膜包好,可以熬两周,西兰花稍微发黄不影响食用价值。然后是娃娃菜密封好也可以熬两三周。萝卜,胡萝卜,土豆可以熬一个月。

囤货,特别是冷藏蔬菜,保鲜膜、密封保鲜袋、密封性很好的保鲜盒都是利器,一定要有,否则你囤得多烂得快也没用。现在家里最缺的是豆制品,备了不少豆腐干,但是冷仓里保鲜期太短,后来变质了。一个朋友还备了不少西瓜,相当有远见。

这波疫情过后,就把家中书柜都换成冰柜。(兰小欢,4 月 10 日)

@c 注:兰小欢,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上海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置身事内》作者。

-

为什么,历来服务口碑最好,最人性化的城市,会堕落到这种程度?作为一个生活在上海四十年的本地人,我一点都不奇怪,这就应该是它本来的面目。

上海的居委会人数极少,而且年龄偏老都是 50 岁开外的老阿姨、老爷叔,但是他们却要管理几万人的社区。这是怎么做到的呢?上海的居委会基本上依赖于小区的商业物业。于是上海居委会服务能力正比于小区物业费价格,物业费价格高的请得起优秀物业,而物业费低就只能请很差的物业,物业管理人员推诿扯皮甚至侵害业主的权益。但是,当一些豪华小区比如仁恒河滨的物业全体阳性后,整个小区的生活质量雪崩式的下降。

物业这个行业在北京、天津这样的北方城市普遍不发达,以至于会出现朝阳区大妈这样的庞大非商业化基层群众组织。当上海这样一个城市从正常状态瞬间封冻后,整个城市赖以运行的商业机构全部停摆。我们可以看到深圳的市场部门很高效,但是行政部门一样很强大,福田区的副区长可以穿着防护服去城中村里送物资,在大街上为不理解防疫的老百姓做思想工作。

深圳原来是一个依托于香港的制造业中心,香港负责向全世界融资,然后投给深圳发展各种实业。而上海恰恰相反,他是由 80 年代中国轻工业中心转型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他的职能就是为长三角乃至全国向全世界进行融资的窗口和桥头堡,而实业性角色则退居其次。简单的说深圳就是 80 年代的上海,而现在的上海实际上就是内地版的香港。

当深圳定位于中国制造业中心时,其经济动能源于基层产业工人。因此深圳必须要去关心城市基层民众的吃喝拉撒睡各个方面。深圳在 2013 年后开始搞起织网行动,把网格员下沉到社区,将网格员和社区民警、居委会、物业整合起来,变成整个社会强大的毛细血管网络。深圳的网格员要定期的到居民家里上门走访,摸清社区底数。

上海的居委会基本上几年不会和居民有任何互动。因为上海将自己的定位转型成吸引外资窗口之后,整个上海行政机构从上到下都是以服务外来资本为目标。你有钱,你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服务,你没有钱,那么你就是被忽视漠视的群体。我们一直说上海服务好,人性化。实际上这句话是不完整的。准确的说应该是,上海对富人的服务好,上海对富人人性化。

-

新的核酸码这一套是外来的团队做的,上海本地团队维护健康云。至于为什么来一个外来团队,本地团队靠边,就不好多说了。

我们昨天收到通知,今天早上 7 点之前要把抗原自测全部做完。昨天我们半夜把抗原检测的试剂盒发给了小区万把人。今天早上果不其然,有许多的人根本爬不起来。然后我们敲门的敲门,群里叫的群里叫,总算是把大家都喊起来做抗原了,弄到了差不多早上 10:30。然后 11:30 的时候通知我们,下午可能要做核酸。

问题是这个时候我们小区三千多户连抗原的统计都没有完全统计好,因为很多老年人不会用「问卷星」或者是说不会上传自己的抗原检测的照片,甚至连「随申办」里的那个抗原结果上传都不知道在哪里。我们还要一个个去问他们拍在微信群里的照片,我们还要去一个个收集好,备注好。这个时候通知 13:00 来做核酸 … 一大群人根本打不开「随申办」不知道是哪个神经病想出来的,非要在今天使用新的核酸码做一个核酸检测。

通知 13:00 点,医生没到。等到 15:00 点多开始了。接着那个新的核酸码根本扫不出来,造成我们做到 18:00 的时候还有非常多的楼栋没有做完,而来支援的医生必须要在 6 点的时候赶回驻地。

剩下的核酸检测,街道一会儿说晚上 8 点,一会儿说晚上 9 点,一会儿说晚上 11 点,一会儿说凌晨 1 点,然后我们等到现在 00:20 跟我们说算了吧,让他们明天早上来做吧,明天早上 6 点医生过来。现在已经是今天了。你觉得街道把我们当人看嘛?书记已经 35 天睡在居委会的地板上了。我们物业经理睡在配电箱的地铺上。居委会的这六个人,差不多有十天的时间没有洗澡。今天白天温度 28 度,大家穿着大白带着护目镜,在烈日下无助的等待。

我们一直没有等到物资,很多人现在已经缺洗衣粉、缺肥皂、缺洗洁精、缺卫生巾、缺洗发水、沐浴露。我们在用自己的血肉在扛。可是终点在哪里?我好累,我要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因为我 4:30 就要起床,5:00 要去消杀场地等待 6:00 做核酸。我想说一句,基层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一将无能,累死三军。

-

当初距离超市关门不到 4 小时突然说要封闭 4 天,结果已封 14 天,期间做了 10 次抗原与核酸,解封预计还要 12 天;当初宣传不要囤货,涉及民生的商业正常运行,真要下单补充食物的时候发现店铺全关,网购不送、外卖跑腿无人接单。

政府说会配发物资保障供给,结果发现两周里只发了一碗方便面和一袋面包,上海电视台建议居民尝试 5 天断食辟谷;4 月 9 号官媒说是京东天猫等网购平台全面恢复,第一时间下单等了两天没到,查看物流状态显示最快排到 4 月 16 号,过两天再一查,物流状态显示预计 4 月 24 号配送。

-

2500 万上海市民告诉大家,次生的伤害远甚于毒株对我们的伤害,但是还是折腾。

上海的几十万阳性,只有一个重症,可以说是 2500 万人全民充分测试,一遍又一遍。

刚知道有个广西东兴县的地方,封了 50 多天,还是解封无望。网上几乎没什么关注,这日子看不到头。

最惨是瑞丽,好像从去年封到今年,一直没有解封,由于处于边境地区,几乎没有任何解封的希望。

-

在上海有一点我承认,那就是功利世俗。打仗饿不死法租界,现在疫情也是先照顾法租界(黄浦,徐汇,静安,长宁),还会照顾法租界的重点小区楼盘。包括我住的徐汇很好的楼盘,18W+ 每平的,疫情下各种服务很好,居委、邻居如春天般的温暖。一堆外国人的小区,物质一定充足,不能让中国丢脸。

有钱生活的很好。没钱过的很苦。网上那种买不到菜,重病老人没人管,一般集中在中外环,或者城中村、老工房、集体宿舍。这些小区管理就全凭当地镇、村、居委的良心。所以,不是上海所有地方,都叫上海。上海女子图鉴就说了:有梧桐树的地方才叫上海。

在上海过的很苦的,成本低的居住环境管理不如十八线,人间疾苦分分钟上演。北蔡镇为什么疫情那么严重?也是上海,还在中环内,因为住着很多张江打工的,可能很多合租住在一起。上海一直没变的就是冰火两重天。要活得好,不容易

-

封控的不良经验告诉我们,准备不是为好的情况做的,而是为坏情况准备的,从武汉到西安到长春很遗憾,我们看到的都是坏情况。有些坏情况还非常严重。所以这种时候不要采信别人说的什么不要准备太多的吃的建议,别人应该无恶意,但是如果出问题,没东西吃的是你而不是人家。东西准备多了,到时候不需要,大不了扔掉买新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