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平谈期权

卖 Put 其实有点像卖保险,收的就是保险费。对我来说,卖 Put 比卖保险还要容易一些。(2022 年 1 月)

不打算买进的公司是不应该卖 Put 的。如果真的特别看好一个公司的话,价格低的时候绝对应该买入的,不应该卖 Put,会错失机会。(2021 年 12 月)

Short 股票是愚蠢的。不打算买的股票不应该卖 Put。(2012 年 7 月)

数学上是一样的。卖 Put 的坏处是有时候不小心就卖多了,会用到 margin。买股卖 Call 不费脑子,没钱了就消停了。(2021 年 5 月)

所谓 Covered Put 的意思就是在有足够现金可以接的 Put.(2012 年 1 月)

卖 Put 有时候就是想买又觉得不够便宜时的心理疗法。比如现在的苹果,最近涨得太多了,目前空出来的钱去买有点下不了手,但从未来 10 年以上的角度看又觉得其实也不贵(从持有 = 买入的角度看其实也是这个意思),这个时候卖个 Put 比较容易下决心,至少能赚个权利金嘛。所以卖 Put 最大的关键还是 10 年后看回来这个价格买入是合算的,和直接买股票实际上是一个意思。(2022 年 1 月)

刚才卖了点 Apple 今天到期的 170 的 Put,成交了 1.7 万多个,收了 40 多万 Premium。看看会不会把股票卖给我吧。卖这种 Put 看着好玩,但背后的逻辑还是严密的。首先,从十年的角度看,170 的苹果其实不贵(功夫全在这里),然后就好玩了… (后续)今天确实只花了一分钟下单。打完球回来看到确实实现了利润,当然如果 Put 给我未来利润会更大些。(2022 年 1 月)

@c 注:要准备的现金为 170 × 17,000 × 100 = 2.89 亿美元。

卖 Put 的原则很简单,就是从未来看(比方说 10 年)不打算在这个价格买入的公司就不应该卖 Put。下面这是个例子:卖了一个 goog 的 Put,年化 15%,2,696 的价格买进我觉得可以接受。我不知道最佳方案是什么,但有点闲钱同时也觉得年化 15% 可以接受。如果 goog 这之后一直涨下去,那我就少赚钱了。如果 Put 给我,那也比 2,945 买进要便宜。这里我没有对股价走向有任何判断的因素在里面。实际上,明年六月就算涨到 3,100 以内,我这个 deal 就是合算的,超过 3,100 的话,利润就被限制在六个月赚了 7.5% 了。这里最关键的是,如果掉到 2,700 以下我也是觉得赚了的,如果不接受这个想法,就不应该卖这个 Put。(2021 年 12 月)

@c 注:收到的权利金是 204 美元,行权价为 2,900 美元,因此需要准备用于行权的资金为 2,900 - 204 = 2,696 美元,这也是可以接受的买入价。行权的时间在 6 个月后,因此如果不行权收益率将为 204 / 2,696 = 7.5%,所以年化收益为 15%。

不买期权

我不想把大家引入歧途。我不靠卖 Option 赚钱,确实只是好玩 — 期权是个能赚钱但会少赚钱的办法。我这十年赚钱的办法非常简单,就是买了苹果,然后拿着。我的 Option 占我管理的钱的比重很小,虽然看起来数量不小。我不 Close 的原因是这种 Position 我可以忽略,如下图,只有一个多礼拜了,如果我真的要用到这个额度,我也不需要把这个 Put 买回来的。(2022 年 1 月)

我确实不买期权,包括 Buy to Close,一切在卖的那个时刻就决定了。平仓是 Trade Option 的行为,和我的逻辑不太一样。(2022 年 1 月)

期权也许比你想象的要复杂一些,比如买 Call 的人可能是赌大跌。(2022 年 1 月)

你如果坚持用买 Call 的办法去买你想买的公司,其实你只是想赌个大涨而已,最后的结果大概率是亏光光的。我自己是不买期权的,不管是 Call 还是 Put。(2021 年 11 月)

统计上来看,买期权大概率是赔的。(2019 年 3 月)

买期权是赌,赌是错的。(2012 年 5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