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学习笔记

市场规模 × 市场份额 × 利润率。前者是命(行业选择),后两者是企业的竞争优势,也就是企业的能力。

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从个人角度是悲伤的,从社会角度是最合理的。如果君子之泽,五世不斩,这个世界就是地狱。

方丈论宏观经济

央行的工作目标并不包括货币规模或者债务规模。央行的工作目标是物价稳定(所谓目标通胀,这是央行工作的核心),然后是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经济增长。至于货币规模,是由市场决定的:企业和居民愿意借多少钱。至于债务规模,也是由市场决定的,即市场上能销出多少债券。

@cm 评:新加波作为贸易额对 GDP 占比巨大的小国,主动地、完全地放弃了金融政策自主权。即相当于央行的机构,放弃了对于本国利率的调整权,而是转而把调节汇率作为宏观调控的主要工具。经济差了倾向于诱导本币贬值,经济好了诱导升值压通胀。也就是说新加坡没有金融政策,只有外汇政策。

@cm 评:央行其他的注入流动性的工具理论上也都会引起通胀压力,金融政策本来就是个取舍的问题。至于央行不直接在二级市场上购买国债,最大的理由主要还是国内国债市场不够成熟活跃,发得少、存货少、成交少,市场没深度,央行怕自己动静太大打乱市场。

方丈论货币

货币最早创造出来,它的本质是一个借条,以 GDP 为锚,并且以信用为杠杆。比如说,A 养了四只羊,B 养了两头猪,C 养了一头牛。A 把四只羊给了 B,B 理论上应该把两头猪给 A,但 A 并不需要猪,那么 B 可以写一个「凭票兑换两头猪」的收据给 A,A 拿着两头猪的收据给 C,C 给了 A 一头牛。

C 之所以接受 B 的白纸一张,是因为 B 真的有两头猪,这就是 GDP;同时,他相信 B 会凭票兑换这两头猪,这就是信用。只是,建立跨越多人的信用体系很困难(需要契约精神和制度约束),所以后来走到贵金属的歪路上去了。现在所谓的信用货币体系,只是回归了货币的「初心」。

货币这个东西,最早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发行的借条。但因为建立跨越多人的信用体系很困难,后来出现过两条歪路:一个是政府垄断了货币发行权,通过发行货币掠夺居民财富,这是恶性通胀的最主要原因。发现这点以后,人们又找到另一个办法来抵抗政府制造通货膨胀的恶意,就是贵金属。但是贵金属数量缺乏弹性,无法做到与经济活动的适配性,经常造成通缩。现在的信用货币体系,由居民、企业借贷来创造贷币,本质上又回到了人人创造货币的「借条」时代。

方丈杂论

@fs-5 为何历史多是北方战胜南方?

1,从军事技术看,骑兵相对于步兵,是降维打击。当然,火器尤其是自动火器出现以后,这个优势可能被扭转了。

2,从后勤保障来看,因为农耕区物质文明密度要高于游牧区,骑兵进入汉地,可以通过抢劫就地获得给养,后勤保障容易;而汉军进入草原作战,却需要从内地远程运送给养,难度大非常多。

3,从治理结构看,游牧骑兵激励机制更好,参与者抢劫所得可以归个人。而汉族军队更象职业经理人,是否允许抢劫不好说,草原上也没有什么好抢的,激励严重不足。大家可以注意一点,汉族移民对往北边拓殖不积极,因为草原无法农耕,但汉族移民对南方的拓殖就非常积极,因为南方土地可以用于农耕。这个激励就够。

南方村落形成稳定的居住群体,比北方村落时间要长很多。可以参见《黄河边的中国》的田野调查。南方村落同村居民之间的联系,可能比北方村落强,表现之一是南方很多村落是单姓村(村落宗族统一),而北方单姓村少。

平原地区之间,交通方便,人员流动也多,语言就容易统一。山区交通不便,人员流动少,语言就容易分歧。你不要以为北方方言都听得懂,你往太行山里走走,就会发现很难听懂。在河运时代,河流是人员往来的主要交通要道,能通航河流的流域也是文化、语言的统一区域。从宁波往南,到台州、温州、福建,再到广东的潮汕,是中国语言最复杂的区域,你看这些地方,有一个特征,就是河流都单独入海,基本每条河流域就是一个方言区。中国传统说法,叫隔山说不上话,其实是隔水说不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