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置喵学习笔记

商品流通的两种模式:模式一,商品 - 劳动所得 - 商品模式,这就是典型的穷人模式。你用你的劳动力这个商品,换劳动所得,最后再用劳动所得换其他你必须的商品。在这个模式下,因为你不掌握任何生产资料,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就永远只是个打工仔。模式二,劳动所得 - 生产资料 - 劳动剩余模式,这就是典型的巴菲特模式。把你的劳动所得变成生产资料,因为持有生产资料,你就可以占有更多的劳动剩余。

老实守着标普 500,安然度过一切风浪 — 这就是典型的,最近十年才入市的投资者的普遍想法。有多少人注意到 2000 年进场的标普 500,十年后,孩子都能打酱油了,标普还没回本呢?标普安然度过一切风浪是最近十年央行加持下产生的最大幻觉。遗憾的是,我们当前又站在幻觉的巅峰了。(2022 年 1 月)

.w60

截图来自 S&P 500 Index - 90 Year Historical Chart

-

我诚心推荐《资本论》,尤其是第一卷。正如波普尔的证伪主义。大到经济科学,小到个人投资,证实都非常困难。但是证伪相对容易,索罗斯终其一生都在通过证伪来投资获利。而资本论本质上有力的解释了资本主义为何必然走向衰败,也就是资本主义的证伪。简单的一个例子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资本主义必然走向衰败。

假设有个国家,一共 1,000 万人口,这个国家只干一件事,生产面包,吃面包。假设一个人一天生产两个面包,按照资本主义的逻辑,生产者只能拿到一个面包的工资,因为资本唯一的目的就是殖利。问题来了,全体生产者一天只拿了 1,000 万面包的工资,是无法购买 2,000 万个面包的。既然 2,000 万面包卖不出去,对于资本来说,最简单的办法是,裁掉一半人,一天只生产 1,000 万个面包。但是裁掉的人没有了工资,1,000 万面包也卖不掉了,以此类推,开始了通货紧缩。这就是资本主义周期性的必然结局。

然后神奇的补丁出现,天不生凯恩斯,资本主义如长夜。凯恩斯说,另外的 1,000 万面包可以借未来的钱买下来哦。但是,出来混,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借钱总是要还的,即使利息降到负,也是要还的。当前美元指数飙升,意味着,大家都在把各种他国资产变卖换成美元。但是有趣的是,美股、美债又同时在跌,这意味着换成的美元并没有进入美国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而当前美国的通胀奔着 10% 去了。问题来了,大家疯狂换美元,又不进入美市场,然后拿着美元被通胀被动疯狂贬值。为什么?因为要还钱了。(2022 年 4 月)

-

为何 A 股的波动性显著的高于美股。回归最基本的投资逻辑,投资股票就是投资公司。衡量公司,用巴老最欣赏的指标,ROE(净资产收益率),再进行一下杜邦分解:

ROE = 利润率 × 周转率 × 杠杆率

因为周转率跟所处行业整体关系比较大,通常没有太大的改善空间。A 股公司,利润率通常很低,而杠杆率通常非常高。换句话说,高杠杆率支撑着高 ROE。而美股公司,对 ROE 贡献最大的通常是利润率。这就造成了一个基本事实。A 股对宏观货币政策环境极其敏感。当货币宽松,政策到位的时候,A 股相关个股的 ROE 表现爆棚,而随之估值一飞冲天,乐观情绪充斥整个行业、企业。而当货币紧缩,政策离场的时候,A 股相关个股的 ROE 马上萎靡,估值也直接跌入谷底,悲观情绪开始蔓延。这些直接体现在股价上,就是巨幅的波动。一批又一批的投资者在乐观情绪中介入,在悲观情绪中血本无归。

反观美股,高 ROE 的背后是显著的高利润率,而高利润率通常代表着行业内技术,工艺,数据等大幅领先,或独家,或垄断,这些都非常难被击破。而体现到美股股价上,就是低波动的一路右上方前行。说到底,作为发展中国家,中国企业在改革开放这 40 年更多的是利用自己的后发者优势在从事低附加值的事情。低附加值就意味着,没有定价权,没有利润率,只有低生产要素下的高杠杆重复劳动,靠着信贷脸色过日子。

把美股的 ROE 逻辑往 A 股上硬套,完全不考虑宏观的影响,最后大多落得惨败。当然,我相信,当 A 股整体信贷攀不动的时候,唯一选择一定是不惜一切代价攀科技。这大概就是 A 股与美股底色的不同。(2022 年 4 月)

-

对于当今世界经济的大前提,依然是谁有意愿及能力上杠杆。居民部门成功登顶,最近一年多一直持平。企业部门全球最高,最近几年一直都在倡导降杠杆。只有政府部门,整体杠杆率仍处于合理范围,有加杠杆的能力及动力。我国政府部门,两大口径,中央及地方政府。而上杠杆的过程基本上包括两部分,谁出钱,谁做事,也就是所谓的财权与事权。

我国央地之间的财事权转化在历史上经历了几次重大的变动。新中国之初,计划经济时代,财权,事权全部在中央。然后是80年代大包干时代,中央把财权,事权下放到地方政府。然后是94年分税制改革,中央拿回了财权,但是事权既然留在地方政府。地方要做事,但是没有钱,怎么办?土地财政应运而生,轰轰烈烈的房地产时代来临。而当前,地方政府表内的宏观杠杆率虽然不高,但是如果算上土地等影子债务,杠杆也加不动了。

统一大市场的提出,意味着中央政府开始收回地方政府的事权。目前有能力上宏观杠杆的就是中央政府。国企,尤其是央企会获得新一轮的杠杆。疫情期间,以工代赈是相对高效的解决方案。而疫情过后,中央杠杆必然会以财政的方式精准的投放到国家重点建设的项目中去。(2022 年 4 月)

@c 以工代赈是指政府投资建设基础设施工程,受赈济者参加工程建设获得劳务报酬,以此取代直接救济的一种扶持政策。

@fs-5 现代货币理论(MMT)

MMT 的本质就是劫富济贫,只要社会还有空余产能,就可以印钱花,直到产能被全部利用,停止印钱。但问题是,谁能控制好印钱的手?MMT 的结果大概率是通胀高企,而通胀的本质就是劫富济贫。普通人出卖劳动力,正如历史 80 年代高通胀时普通劳动者是最幸福的。两口之家可以养四个孩子两只狗。但通胀会极度缩水富人的资产,精英当然不认可。

但问题还是别看他们怎么说,看他们怎么做。桥水的 13F 大量资产转向与通胀挂钩的消费必需品,这不是应对 MMT 吗?至于联储,MMT 本质上等于把联储的权利一部分转移到国会上去。交权的事情谁会支持?所以,认可不认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有执行的必要性。

当前结论是,几乎没得选,只能选 MMT。养老缺口在那放着呢,老的、小的都在要钱花,政府总要变出钱来,靠税收显然不够。 MMT 虽然描述了一个昏暗的前景,但是在短期内,MMT 提升需求,拉动企业盈利,一片繁荣。正如疫情把钱送到每个消费者手里,当前美国经济数据爆表。

MMT 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在我国,政府通过城投借钱开发城市,政府通过卖地还城投,房地产通过银行贷款买地。一个循环下来,政府的钱从哪来?银行。这不就是线路曲折版的 MMT。(2022 年 1 月)

联储已经把利率压的如此之底,依然没有出现动物精神,用辜朝明的说话,依然缺少最后借款人。我相信当国会开始亲自花钱的时候,范式会跟过去不同。换句话说,我相信并不是美国的产能达到瓶颈,无法提升经济,而是各个企业都在忙着修复自己的资产负债表不愿意借钱。看看美国遍地破败的基础设施就知道了。

我确信 MMT 是必走之路,从人口结构上,婴儿潮一代准备退休开始领钱,千禧年一代准备进入社会开始组建家庭准备花钱。这些钱从哪里出?不论是哪党执政,选票的要求都得被满足,国会必须花钱。

联储的量化宽松只能做到给钱定价,但是联储不能花钱,如果没有人借钱花,最终就表现为钱在金融市场空转,导致贫富差距与两级分化。但是,当钱由联储转向国会手里,情况就不一样了,正如经典的破窗理论,生产力从来不是问题,问题是现在闲着一堆玻璃匠。当国会把钱交给玻璃匠修缮窗户的时候,一个人的支出等于另外一个人的收入,需求就创造出来了。永远不要怀疑一个国家的花钱能力,我们还在打太平天国的时候,美国铁路已经贯穿东西大动脉了。

通胀

美联储无法主动交易自己的资产,那么现在已经上天的负债如何解决?结果方式无非两种,要不违约,要不通过通胀方式消化名义价值。违约肯定是不能违约的,通胀只是换一种长期相对无痛的方式违约。

-

货币的锚是劳动剩余。先看国内。这一次疫情,我们看到货币政策是非常克制的,几次预期的降息都没有来,甚至降准也显著的低于预期,为什么?因为疫情导致大家都封在家中,没有参与劳动,也就没有劳动剩余,在这个基础上,如果降息降准释放大量货币,这些货币就找不到对应的锚。而没有对应的锚,意味着不可避免地通胀。所以,在投资上,逻辑就非常清晰,在疫情没有结束之前,请谨慎选择成长股,赛道股,因为这些股票都需要强大的货币政策支撑估值。

再看海外。美国从上一次金融危机之后,连续四次大规模的量化宽松,但是美国通胀并没有出现,甚至一直游荡在通缩边缘,为什么?因为中国加入了 WTO,为全世界提供了海量的劳动剩余,而美国宽松释放的货币都能在这里找到对应的劳动剩余。所以,2020 年美国疫情爆发后,美联储极度宽松介入,即使美国人都困在家中,通胀依然没有出现,反而人民币汇率在疯狂攀升。而中国疫情出现后,即便美国工人都动起来,失业率降至极低,通胀却压不住了。而人民币汇率也在下跌。宽松下的美元找不到对应的劳动剩余了 — 美联储只有控制货币的能力,没有控制劳动剩余的能力。这一次在中国没有在疫情中全面恢复之前,即使加息,美通胀也很难压制,所以,美国做多通胀,做多加息,做空科技股是一条不错的投资逻辑。(2022 年 5 月)

-

GDP = 货币 × 速度 = 价格 × 数量

弗里德曼:通胀在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都是一种货币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