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苦指数(Misery Index)

痛苦指数就是简单的把通胀率与失业率相加得到的数据。逻辑上,随着通胀上升,人民的生活成本上涨,再伴随着失业率上升,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痛苦,这也是名称的由来。

The misery index was initiated by economist Arthur Okun, an adviser to President Lyndon Johnson in the 1960’s. It is simply the unemployment rate added to the inflation rate. It is assumed that both a higher rate of unemployment and a worsening of inflation both create economic and social costs for a country. A combination of rising inflation and more people out of work implies a deterioration in economic performance and a rise in the misery index.

一些基本的观点。当痛苦指数爬升的时候,美股表现通常非常平庸。当痛苦指数下降的时候,美股估值会一路凯歌。当痛苦指数在低位的时候,大家对未来充满信心,美股尤其是科技股走势完美。当痛苦指数在高位的时候,大家对未来不抱希望,上瘾品(烟酒)、军火股(反抗)表现良好。

80 年代后,随着痛苦指数的长期走低,美股迎来了一代人的大牛市,40 年来美股的长期年化高达 11.64%。这其中只有 2000 年到 2010 年这十年回升,对应着标普 500 指数这十年零收益。最近十年随着痛苦指数运行在低位,纳指开始了攻城略地。而当前,痛苦指数又开始了上升之旅,对应标普 500 数据也开始难看。同时,香烟股、军火商又开始疯狂表现。

站在今天,随着疫情加速摧毁全球化,过去的一个大的周期很可能走向尾声。过去 40 年获得的经验很可能在未来失效。一些高通胀受益股的春天很可能会到来。看看伯克希尔·哈撒韦吧,伴随着痛苦指数的上升,已经开始跑赢标普 500 了,而之前,巴菲特 2000 年以来一直跑输标普呢。(2022 年 3 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