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寿险兼聊死亡

今天给自己买了份寿险。

此份寿险的保额为 210 万,保至 70 岁;缴费 20 年,每年缴纳约 6,500 元。它提供的保障是:如果我在 70 岁前死亡,保险公司将赔付 210 万给我的指定受益人。我对这笔钱的规划是:90 万偿还房贷,60 万抚养孩子长大,60 万供父母养老。

我从很年轻时就经常思考死亡这个终极问题。我恐惧死亡,但并不忌讳谈论它。我个人理想的死亡状态就是活到老,然后一觉睡去、不再醒来,直接向死神报道,告缺病痛的摧折。

我每次去体检,躺在床上做 B 超或心电图时,望着天花板与顶灯,想真可怜,如果我病了住院,就要任由那些医生、护士在我身上涂抹各种油腻的玩意,或者给我浑身插满管子,甚至要上呼吸机什么的,来个心肺复苏。

我既不想躺在病床上任人摆布,也不想突然哪天猝死在路上。所以我尽可能健康地生活,如丰富的饮食,不挑食、少油少盐少糖、无烟无酒,作息规律、充足的睡眠时间,可以承受的工作强度等。有朋友曾如此评价我的生活 — 老大爷的生活。

在第一次听说「把每一天都当做生命最后一天来过」后,我几乎就照办了。什么是可舍弃的?什么是最重要的?如果重来一次,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吗?我在这个世界留下了什么印记?我经常在独步时或睡觉前深思。这些问题并不会成为我的负担,相反,受益于此类思考,我可以随时停下来,等待自己。

在「活得更久一些」与「活得更有质量一些」这两者间做选择的话,我选活得更有质量一些。

我经常扔掉没用的东西,删除电脑里没用的文件,更新我陈旧的思想。随着年龄增长,人生之舟难免变得沉重。但在我扔掉那么多东西后,反而觉得比年少时更加轻松、快乐了。

前阵子我看到乔布斯的一段话,大意是有人把硅谷软件的高速发展与文艺复兴相比,如运用新技术表达思想,富有开拓性、创造性等。但乔布斯说不是的,软件这个行业会随着时间流逝快速消失,几百年后,还有人欣赏过去的画作、教堂,但 Apple II 已经过时,因为再也没有人为 Apple II 写软件了。

乔布斯是对的,他于 2011 年去世,他的最后一个作品,发布于 2010 年的 iPhone 4,如今几乎已经没有人在使用了。

过去我相信某些伟大的人物或作品会永垂不朽,看过《三体》后,这个我也不信了。

所以回头说寿险,其实是个非常伟大的产品,它让一个人死后,还能继续守卫家庭。为家庭构筑一层壁垒,令生活的苦难不能一举将其摧毁。

2019 年 4 月 2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