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

苹果原来是,而且我希望以后也一直是,普通大众和那些非常复杂的科技的之间的桥梁。我们有世界上最快的电脑,我们有最复杂精致的机器,但最重要的是,苹果是一座桥梁。

如果你是个木匠,你要做一个漂亮的衣柜,你就不会用胶合板去做背板,虽然这一块板是靠墙的,没人会看见。你自己知道它就在那儿,所以你会用一块漂亮的木头去做背板。如果你想晚上睡得安稳的话,就要保证外观和质量都足够好。

在生活中,会有有很多阻力迫使人们每天按部就班循规蹈矩,让人们忘记了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忘记了我们有独一无二的感觉和视角。

招聘与团队

你必须要是一个出色的伯乐,因为不管你自己多么聪明,你都需要一个出色的团队,你需要有优秀的人才在你的周围。

我的一生中参与招聘了 5,000 多人,我对这件事看得很重。但是在一个小时的面试中,你不可能对一个人有足够的了解,所以还是要依靠直觉,你觉得这个人怎么样?当他们遇到挑战时会是什么样?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你必须要在还不是很了解这个人时,做出判断,雇用他们,然后在以后的过程中看看你的判断如何,改善你的直觉。

生活中多数的东西,最好和普通之间大约相差 30%。无论是品质一流的飞机还是最棒的美食,它们也只是比平均水准高 30%,如果高出 2 倍,那就相当了不起了。但是优秀的人才要比普通人高出 50 倍,Wozniak 就是这样的人,Macintosh 团队就致力于成为一个全部是他这样的一流选手的团队。我发现这些人做事的效果简直不可思议,50 个普通的人也替换不了他们中的一个,他们就是能够完成不论多少普通人也完成不了的事情。

人们总是说他们和别人合不来,说他们不喜欢团队合作。但是我发现,一流选手喜欢和一流选手共事,他们只是不喜欢和三流选手在一起罢了。

People said they wouldn’t get along, they’d hate working with each other. But I realized that A players like to work with A players, they just didn’t like working with C players.

科技与文艺复兴

有人曾将硅谷的发展与文艺复兴时期相比,说它们有很多的共同点,都大量运用新的技术,充满创新,这些人都富有创造力,他们都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思想,表达自己的感情。

但是乔布斯说不是这样的,他说:我并不赞同这种说法,这是一个很不一样的行业,比如说我自己,我所做的工作都会随着时间慢慢消失,Apple II 已经过时了,Apple I 早就不能用了,Macintosh 也走到了这个边缘。

在这个领域,我们不是在写两百年以后还有人读的金玉良言,或者流传后世的画作,也不是在建一座受人景仰的教堂,几个世纪以后仍然让人赞叹。在我们这个行业,一个人的工作用不了十年就过时了,二十年以后就完全不能用了。我的意思是,不会再有人用 Apple II 了,因为已经没有适合 Apple II 的软件了。

皮克斯

1995 年,乔布斯劝说皮克斯团队上市,核心论点就是,长期来看皮克斯难逃票房失利这一劫,所以应当在资金上未雨绸缪,避免票房失利对公司的财务造成打击。

在皮克斯最令人高兴的事情是,很多只关心艺术而不在乎如何挣钱的艺术家们,不用再为生计发愁。他们和他们的家人现在都过着很好的生活,他们可以专心地去做他们喜欢的事业,It’s wonderful.

拉塞特:没有什么科技可以把一个不好的故事变成一个好的故事。

No technology can turn a bad story to a good story.

Technology alone is not enough, it’s technology married with liberal arts married with humanities that makes our heart s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