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雪球学习期权

赛艇队长:我爆仓的是卖方腾讯 3 月 30 日 460 的看跌期权。做期权卖方是想市场平静,波动小,这样就能稳稳赚权利金,也就是做空波动率。期权买方是想市场大幅波动,也就是做多波动率 … 如果能再坚持半天,账户也不会走成这样。主要造成这个局面根源就是对于风险认知不足,对极端情况判断失误,总是觉得腾讯下跌不会那么迅猛。在过程中其实也有一些补救措施,包括平掉了 460 和 450 的期权,但是已经深度亏损了,所以没有狠下心,全部抛掉。总是抱着侥幸心理,因为每过一天,我的权利金就会多一些,离爆仓就会远一点,结果泥沙俱下,那点权利金啥都不是 … 之前和 C 大聊天的时候,还劝过我,说不要去做卖方,那是交易所干的事,风险无限收益有限,但是我没听。(2022 年 3 月)

评:在腾讯大跌 40% 和阿里大跌 70% 后,觉得很安全了,让朋友买了 2,000 万的腾讯和阿里,然后做了一个不跌 50% 就可以收取 26% 的期权,最低的时候阿里只有 7% 就击穿了。在跌 70% 的基础上,又跌了 40% 多,还是中国最大的两家互联网公司。(2022 年 3 月)

管我财:賣 Call 永遠都不能賣出數量超過你所擁有的正股,賣 Put 只能賣出你手上資金能夠買入的上限。(2022 年 3 月)

陈达:雪球上很多人认为,对于段永平而言没问题的操作,对自己而言也没问题。(2022 年 3 月)

陈达:期权卖方的期望值确实相对更高,大数定律下按理说做得足够多一定是赚钱的,但是这个游戏有个 bug,有个边界,就是会归零。如果账户爆仓了,你就会出局。而墨菲定律又告诉你只要次数足够多,你迟早是会爆仓的。(2022 年 3 月)

陈达:Sell Put 作为一种期权策略,曾经在美国就出现一种结构化产品叫 accumulater,俗称 I will kill your later,就是迟早我一把灭了你。这种产品引进国内后一开始叫 ELN (Equity-Linked Note),后来取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名字,叫雪球。希望大家吸取教训,尽量远离期权交易。(2022 年 3 月)

陈达:不要说动用 margin 的 sell put,就算是 cash secured put 也建议别操作。谨防黑天鹅。这种就是吃一百次蜜但是被逮到一次就打个半残的那种。(2022 年 3 月)

评:段永平天天说在卖 Put,但是人家最大的前提是真的被行权的话完全有愿意履约且有能力履约。股市不是正态分布的,而是狂放随机的(wildly random),柯西分布也许更合适描述这个市场,它的两端比正态更慢地趋于零,其尾部比正态分布肥多了,也就是说,极端事件发生的概率比我们估计得要大得多。

评:卖 Put 最大的风险不是行权接盘,行权接盘的金额其实是固定,知道需要备好多少现金或者购买力,其实是可控的。但是期权到期前买方没有行权,那么在极端情况下,期权的价格会暴涨,期权暴涨带来的浮亏,分分钟把购买力用尽,这个时候就危险了,不得不接受强制平仓的命运,很可能就死在了黎明前。

不知道鸭:单纯的期权,就是把两个赌局强行打包塞给你:上杠杆赌股价方向 + 赌保险费。前者不需要期权就可以实现;后者散户则需要掂量掂量,自己对于这个保险单的定价能力,凭啥能胜过期权做市商们。(2021 年 10 月)

不知道鸭:期权交易的本质是买卖波动率(或者也可以说是交易时间价值)。其他的诸如看多/看空,上杠杆,上保险,这些功能都不是本质,都可以通过其他的更便宜的工具或方法来实现,所以如果目的是这些的话还是最好避开期权。期权妖就妖在它能把这些功能撮合在一起,让你在一些情况下产生占到了便宜的错觉,而不知道自己下的赌注里面包含着什么。(2021 年 1 月)

梁剑:以后不想卖掉的公司,千万别卖 Call 了,即使是 Covered Call,否则股价上涨到正股被 Call 走,还得高价买回来了。就是捡芝麻丢西瓜的事情。(2021 年 1 月)